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全球小说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 >> 收服最强哨兵(十五)

收服最强哨兵(十五)

许金义和顾昱算是过了明路的伴侣。

哨兵和向导不比普通人, 他们之间只要能测明相容性, 说明两个人都已经“成熟”, 可以正式成为“合法”伴侣。

邵峻英得知了这个进展, 不由陷入了沉思。

姬瑾荣倒是没什么感触, 他坐上青皮火车返回柳昌市。

青皮火车大多在下午, 太阳烈得很, 走进车厢,一股子怪味。

车上坐着的大多是打工汉,负责搬运的那种。后面几节车厢全是货, 他们负责把货从港口运到内陆,每天跟着哐当哐当的火车走。首都一带的人工贵,所以有些老板都直接连人带货送过去, 工人来回的车钱和货物算在一起, 算起来还省了。

所以这一车子都是卖力气的。

姬瑾荣长得细皮嫩肉的,搬运工们都下意识地避开他, 仿佛觉得他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姬瑾荣和气地对他们笑笑, 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他观察了一下旁边拿着马扎就地坐下的几个人, 发现他们的肩膀、脊椎、腰骨或多或少都有点毛病。

这就是出卖体力的结果。

姬瑾荣想了想, 开口和他们攀谈。

搬运工们最初有点受宠若惊, 说话十分拘束。等和姬瑾荣聊了起来,他们便被姬瑾荣和煦的笑容感染了, 不知不觉地放松下来,老老实实地把姬瑾荣问的问题都回答完。

姬瑾荣拉起一个壮汉的手, 从手腕往上揉按, 边按边询问对方的感觉。

接着是前胸、后背。

逐一替几个人检查过后,姬瑾荣温声说:“我教你们一些锻炼动作和按摩手法,你们吃饱饭活动活动,相互帮忙按一按,问题肯定能减轻很多。”

周围的人都看见了姬瑾荣刚才的耐心询问,心里已经相信了几分。只是姬瑾荣年纪太小,他们都还抱着观望状态,只有刚才被姬瑾荣询问过的几个人定定地看着姬瑾荣。

姬瑾荣也不在意其他人的怀疑,他指示离自己最近的壮汉,让他做了几个简单的拉伸动作。

第一个动作做完之后,壮汉就发出舒服的喟叹。他满脸欣喜地说:“爽,太爽了,一开始虽然有点疼,但疼过以后特别舒服,感觉整根腰骨都舒展开了!”

说的话可以作假,那舒服的神情却很难作假。其他人看在眼里,不由跟着模仿了一下壮汉刚才的动作。

列车员来到这节车厢,看见的就是满车厢壮汉整齐划一地做着相同的拉伸动作。

他见鬼似的睁大眼睛。

接着列车员一眼就瞧见被壮汉团团围住的姬瑾荣。

姬瑾荣正温声为壮汉的动作做指导。

等最后一个动作教完,他含笑说:“这套动作不难学,花的时间也不多,你们平时多做做,可以修复筋骨、强健体魄。”

壮汉们都诚心道谢。

姬瑾荣准备再教给他们一套按摩手法,列车员挤了过来,问道:“你们在做什么?”

姬瑾荣说:“我看他们筋骨有劳损过度的问题,所以教给他们一些缓和的办法。”

列车员见姬瑾荣才十来岁,又长得白白嫩嫩的,觉得应该不是骗子——可能是哪个医学世家的小孩跑出来。他有些惊讶于这小孩的善良和胆大,这满车的大汉平时一言不合打起来都是常有的事,眼前这小孩被这么多壮汉团团围住却一点都不怯场,还让他们心服口服地跟着做完整套古怪的动作。

真是太了不起了。

换了别人,就算懂这个也不会多管闲事。现在世道这么乱,谁不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列车员说:“快要开车了,你教完就让大伙都坐好吧。”

姬瑾荣说:“我再教他们一套按摩手法就可以了,很快的。”

列车员想到自己父亲在铁路上干了大半辈子,身体也劳损得厉害,不由站在一边说:“你教吧,我也学学,回去给我爸爸按按。”

姬瑾荣喜欢有孝心的人,他赞许地看了列车员一眼,准备开始演示。

就在这时,车门那边传来一阵骚动。

有个穿得很像暴发户的中年胖子皱着眉头挤上了车,不满地踢了脚堵在路上的行李袋:“怎么摆的?路都被挡着了。”他走进车厢吸了口气,捏着鼻子骂道,“臭死了,就说了不坐这种车!这车上都是些农民工,又脏又臭的,哪是人坐的!”

车上不少人都愤怒地看向中年胖子。

中年胖子注意到他们的目光,梗着脖子大骂:“怎么着?我说实话还不成了?看什么看?没素质!”

姬瑾荣皱了皱眉头。

列车员害怕两边打起来,连忙上前去说:“请您尽快找到自己的座位。”

中年胖子不满地说:“这些家伙把道都占了,我怎么找?你倒是让他们都守守秩序啊,真烦。”

姬瑾荣认出来了,这胖子不就是他来首都时遇到的那个“大哥大”吗?邵峻英还曾想着要弄个那种黑砖头给他带着。

看来这家伙就是这种骂天骂地的脾气。

姬瑾荣走上前和中年胖子解释:“是我要教他们点东西,也没把道全占了,你还是可以走的。”

中年胖子没想到车厢里还有个这样的少年。他对上姬瑾荣漂亮的眼睛,不由愣了一愣,不知怎地竟觉得自己连手脚都不知道哪里搁。

这少年长相出挑,气质更是令人难忘,听听这柔和动听的嗓儿,简直让人觉得自己的呼吸声都太糙了,恨不得屏住呼吸听他说话!

中年胖子说:“好,好,我这就找。”答应完他又忍不住问,“你教他们什么啊?你一个小孩子家家的,身边怎么没大人?可别被别人给骗了,现在坏人可多呢。”

列车员见中年胖子有点贼眉鼠眼,心里不由嘀咕:您长得就挺像坏人的。

姬瑾荣倒是没有以貌取人的习惯。他简单地和中年胖子说明情况,中年胖子看向周围的壮汉,发现他们望向姬瑾荣的眼神满是殷切,哪还不明白姬瑾荣说的都是真的。

想到这满车的人都是卖体力的,日子过得苦哈哈,中年胖子脸上的轻蔑倒是少了几分。

如果可以,谁不想舒舒服服赚点钱,活成这样都是被生活逼的。中年胖子掏出车票说:“你教,你教他们吧,我找找我的座位。”

其他人见中年胖子态度变了,对他的厌恶也少了,有人问:“你的座位是几号啊?”

中年胖子报出自己的座位:“二十八号。”

前边马上有人挥手:“在这边,二十八号在我旁边。”

中年胖子循声看去,只见说话的是个十七八岁的大男孩,长得浓眉大眼,很讨人喜欢。他带着行李走过去,大男孩站起来说:“我帮你把行李放上去!”

中年胖子犹豫了一下,开口道谢:“谢了。”

车厢内的气氛顿时变得和乐融融。

姬瑾荣开始传授按摩手法。

他周围的几个壮汉都学得很认真,学完以后又去教刚才离得远看不清听不清的人,很快地,整个车厢的人都把锻炼动作和按摩手法学会了,兴致勃勃地相互实践着。

有人和列车员商量:“反正坐车也没什么事,不如我们分几个人去其他车厢教教别人。都是一起干活的,他们学了也能用上的。”

列车员想了想,点头说:“没问题,不过我先跟上面请示一下。”

列车员很快得到上面的答复,说可以带他们去别的车厢“教学”。

不少人都跟着列车员去了别的车厢。

姬瑾荣周围安静下来。

他听了一会儿其他车厢的热闹动静,唇角微微含笑,靠着椅背休息。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其他人陆陆续续回来了,脸上都洋溢着高兴的笑容。

姬瑾荣睁开眼睛朝回来的人笑了笑。

众人又忍不住围拢过来,七嘴八舌地和姬瑾荣说起“教学”遇到的趣事——有的人最开始不信的,见别人都在做也忍不住试试;有的人身体太僵了,最简单的动作都做得很笨拙,像是硬梆梆的僵尸;有的人学得特别快,给他示范一遍他就能原模原样地学出来,马上就现学现卖和他们一块去教别人。

每个人都说得兴高采烈,姬瑾荣含笑听着,时不时接上一两句话让他们说得更欢。

所有人都正高兴着,突然听到广播传来列车员的声音:紧急通知!请接近车厢门的同志关上车门,紧急通知,请接近车厢门的同志马上关上车门,不在车厢内的同志马上回到车厢,靠窗的同志关上所有车窗——

车厢里霎时一静。

这是什么情况?

列车员的声音不像在开玩笑,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顿时都按照指示将车厢前后的铁闸门关上,再把铁门也哐当一下锁了起来。

姬瑾荣心中涌现一种强烈的不安。

他站了起来,走到车厢前门前。

广播里的警告还在继续。

车厢里的人议论纷纷:“怎么回事?”“怎么突然让锁门了?”“是不是有逃犯在车上?”“很有可能,听说不久前跑了一批杀人犯!”“说不定他们会有枪……”

像是为了印证他们的猜测,前几节车厢里传来砰地一声枪响,像是有人开了枪。

姬瑾荣心头一颤。

他倒是不怕逃犯,他怕的是遇上“变异人”。

如果只是普通的逃犯,广播不可能让所有车厢紧闭铁门!

事实上在车厢前后设置两重厚实的铁门本来就有古怪。

姬瑾荣正凝神关注着周围的变化,等他目光落在一扇车窗上时,顿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一张扭曲的、近乎腐败的脸贴在那扇车窗上,幽幽地看着车厢里的人!

姬瑾荣喝道:“远离那扇窗!”

所有人闻言纷纷往窗外看去,很快有人和姬瑾荣一样看见了那张脸。

那不是活人的脸!

那是什么东西?!

每个人心里都冒出这个问题,他们感觉阵阵战栗从背脊往上蹿。那个中年胖子正好坐在离那扇车窗最近的地方,吓得两腿直发抖,整个人几乎快要摊成一滩烂泥,连逃跑都跑不动了。

那浓眉大眼的大男孩用力拉着中年胖子离开座位。

中年胖子没了座椅支撑,根本没办法站好,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差点给尿了出来。他厚厚的嘴唇直发抖:“那是什么东西?那到底是什么东西?真是见鬼了,太吓人了,那到底是什么啊?”

姬瑾荣说:“别出声,别乱动。”他示意所有人有秩序地退远,“如果它打破车窗进来了,我们就危险了。快把周围能当武器的东西都拿起来,我们这么多人总能挡一会儿,”见周围的人还僵滞地看着那个“活死人”,姬瑾荣眉宇间多了几分凌厉,语气也随之一沉,“别愣着,快!”

所有人都把手边的“武器”抄了起来,都是干体力活的,别的没有,力气却是有的,所以很多人直接掰下凳子腿拿在手里!

姬瑾荣看在眼里,心中稍定。虽然车厢变得一片狼藉,但众人情绪还算冷静,也愿意听他指挥,对上一个“活死人”应该会有胜算。

只要别有更多的“活死人”被吸引过来。

姬瑾荣对刚才拉中年胖子一把的浓眉大眼大男孩说:“等一下护着我一下,我不能流太多血。”他是个向导,即使已经和邵峻英精神结合,流太多的血也会将周围的“活死人”都吸引过来。

那大男孩一口答应下来。

姬瑾荣感觉得出来,这大男孩有可能是个濒临觉醒的哨兵。他说:“等一下你找准机会打它的脑袋。”

那大男孩,没有问太多,手里拿着根凳子腿警惕地看着那个“活死人”。

姬瑾荣也弯腰弄了根凳腿。

大男孩讶异地看向他。

姬瑾荣解释说:“我不是不能打。”他面色凝重,“我只是不能流血。”

大男孩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他相信姬瑾荣说的所有话。

姬瑾荣是个好人。

车厢里相信姬瑾荣的人不在少数。

见姬瑾荣和大男孩站在最前方,他们犹豫片刻,一个接一个地站了出来,将姬瑾荣和大男孩护在身后,口里还说着为自己壮胆的话:“不管这东西是什么,我们这么多人打它一个,准能赢的!”

砰!

砰!

喀啦——

那“东西”只狠狠撞了两下,车窗就有了裂纹。

每个人的心都快要跳出嗓子眼。

那大男孩最先开口:“不要怂,打爆它脑袋!”说着他就跳到最前面,抬手把手中的凳子腿往前一挥,打向那快要钻进车厢里的脑袋。

其他人如梦初醒,一拥而上,齐齐挥动手中的“武器”,击向了颗钻到一半的脑袋。

那“活死人”发出一声尖锐的嘶吼,一双发绿的眼睛睁得老大,张大嘴巴嚎叫着。大男孩骂道:“天杀的,这家伙肯定是在喊它的同伴,快弄死他!”

姬瑾荣目瞪口呆地看着大男孩领着一伙人齐齐将卡在车窗上的“活死人”打得稀巴烂。

最开始的勇气褪去后,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几步,定定地看着倒挂在车窗破口处的“活死人”。

大男孩感觉自己体内有种奇妙的力量在涌动着。

这种力量在他上前猛揍“活死人”脑袋时彻底爆发。正是这样,他才能一凳子腿把那颗可怕的脑袋砸烂!

大男孩大胆地上前几步,盯着那具“尸体”紧皱着眉头:“这什么东西来的?看着怪恶心的。”

姬瑾荣说:“离远一点。”

大男孩说:“我不怕,我在家里经常和爸爸上山打猎呢。小时候我亲眼看着我爷爷被老虎咬断了脑袋,我还是不怕老虎!”

姬瑾荣说:“这东西死在这里,恐怕会引来其他的,大家远离门窗,尽量靠拢在一起。老弱病伤在中间,其他在外面。”

大男孩点点头,把姬瑾荣推到中间,组织其他人以姬瑾荣为中心围成一圈,废了腿的座椅都抵在外围。

姬瑾荣的猜测没有错,几个车窗上很快多了一颗颗“脑袋”,而紧闭着的铁门也传来了阵阵撞击声。

姬瑾荣心中一紧。

数目这么多的变异人怎么会突然出现?

难道这辆火车有什么古怪?

姬瑾荣问:“你们运的是什么货?”

大男孩说:“我们也不知道,码头那些集装箱是海外送过来的,里头是一箱箱的洋货,没要我们开封检查,我们只负责把东西运到火车站搬上火车,里头装的是什么我们根本不清楚。”

听到“洋货”,姬瑾荣的心咯噔一跳。

如果是北美那边来的还好,如果是西欧那边的“洋货”的话,说不定有什么东西会刺激甚至加快“活死人”的变异!

要知道西欧现在大部分地方都已经成为“活死人”的乐园。

姬瑾荣说:“现在先应对眼前这些家伙吧,相信救援很快就会过来的。”

和姬瑾荣一样被围在中间的中年胖子听到“救援”两个字,整个人一激灵,掏出他的“黑砖头”大哥大,短胖的手指颤巍巍地拨号:“我要打110,我要打110报案,我是投资商,他们不会不管我的。对,救援很快就会过来,我们不会有事的。”他满怀希望地按下拨号键,却发现这边根本没信号,不由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像个六神无主的孩子。

姬瑾荣神色一冷:“不要哭!”

中年胖子听到姬瑾荣的冷喝,呆了一呆,噤声不敢在哭出声。他活到三十来岁,从来没遇到什么危险的情况,眼下突然冒出这么多他从来没想象过的怪物,还不许他哭一哭吗?可是姬瑾荣的语气太冷,他下意识不敢违抗,只能硬生生把眼泪都憋回去。

其他差点被他带得怯场的人也稳住心神。

他们大部分人在座椅围成的“保护圈”里守着,少数几个胆大又勇武的人和那大男孩一起冲了出去,打地鼠一样把那些有可能钻进车厢的“活死人”统统打爆脑袋。

车厢四周很快“悬挂”了不少活死人的尸体。

守在最前面的人呼吸变得有些急促。

在上这列火车前,他们还是普通的搬运工,干着最苦最累的体力活。就在不久前,他们还跟着姬瑾荣学着保护自己的腰椎,让自己可以吃更久这碗饭,免得早早就变成浑身病痛废人。

眼前发生的一切完全不在他们的理解范围。

这个世界最险恶的一面,猝不及防地展现在他们面前。他们握住“武器”的手有些发酸,却一秒都不敢松懈。

这一刻,他们无比想念家中的父母、家中的妻子、家中的儿女——他们想念家中为他们的回归准备好的饭菜,只要他们能回去,就能吃上热腾腾的米饭、喝上热腾腾的肉汤,那汤是特意等他们回家才熬的,又鲜美又浓郁,平时根本舍不得这样煮。

有人腾出一只手擦眼睛。

这时候铁门那边的动静越来越大。

姬瑾荣说:“快回来!”

那大男孩却直接往前一冲,在铁门被冲开的一瞬抬起凳子腿狠狠砸了上去。

最前面的“活死人”倒下了,后面的“活死人”却蜂拥而入。

其他人吓得定在原处。

姬瑾荣顾不了那么多,抄起“武器”离开保护圈,和那大男孩一样一手解决一个。他的动作比那大男孩还要利落,敏捷地闪避所有伤害之余,将有可能冲破保护圈的“活死人”都先解决了。

向导的体力到底不如哨兵,姬瑾荣的虎口被震得发麻,却一刻都不能松懈,借着巧劲解决一个个“活死人”。

其他人也反应过来,抄起各种各样的“武器”冲上前。

直面“活死人”可不比刚才的“打地鼠”,没有被车窗卡住的活死人比普通人要强大无数倍,它们动作又快又猛,很快有人被它扑倒在地,破开身体——

所有人都被这血腥的一幕吓呆了。

姬瑾荣边解决伤了人的“活死人”边喝道:“别发呆!”

有人忍不住说:“可是它们太厉害了——”

姬瑾荣说:“再厉害也不能等死,也许等一下救援就来了呢?”

那大男孩啐道:“别管那些说丧气话的,想活命的都给我抄起武器来!”

被姬瑾荣和大男孩这么一喝,众人都振作起来,先合力用座椅卡住那些力大无穷的“活死人”,再一拥而上将它们弄死。

姬瑾荣和大男孩对视一眼,配合着解决越来越多的“活死人”。

情况慢慢控制住了。

虽然“活死人”的数目还在增多,但车厢里的“保护圈”已经非常稳固,受伤的人都被护在了最里面。

姬瑾荣将“武器”在左右手来回地换,力求将体力的消耗降到最低。

那大男孩的力量倒像是无穷无尽的一样,一点疲态都没有。

见姬瑾荣有些不支,大男孩说:“你退回去吧,我现在可以应付。”

姬瑾荣说:“我还可以撑一会儿。”

大男孩没再说话。

就在这时,离他们比较近的几个“活死人”突然软软地倒下。姬瑾荣抬眼看去,只见车门外涌入一批身着黑色制服的人,他见过这样的制服——邵峻英就曾经穿着它来找过他。

姬瑾荣心神一松,抬手解决最后一个还在活动的“活死人”,站到大男孩身前问:“有几个人被它们伤到了,应该怎么处理?”

特别行动队派到这个车厢的是两个二十来岁的青年,见到车厢里的景象有些吃惊。听到只有几个人受伤,他们更加难以置信。

他们说道:“伤者在哪里?”

姬瑾荣将他们领到保护圈中间。

特别行动队的两个队员俯身查看伤者的伤势,除了两个人内脏损伤太大已经无力回天,其他人都只是撕裂比较严重,接受治疗之后还可以恢复正常。

两个队员从腰间的口袋掏出针管,替几个伤员注射药物。等完成注射之后,他们才解释:“这是防止变异用的药物,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你们必须跟我们回去好好观察。”

几个伤员有些恐慌:“我们会怎么样?什么叫防止变异?变异是什么意思?”

两个队员有些沉默。

他们看得出来,眼前这些都是再普通不过的普通人,没有成为“觉醒者”的可能性,自然也没有抵抗“变异”的能力。要是他们被刚才那些变异者给感染了,很可能会在一段时间之后变成“活死人”!

姬瑾荣说:“变异就是像刚才那些东西一样,只剩下杀戮的本能,疯狂地想为体内的‘变异源’寻找下一个寄主。”

所有人脸色都变了。

姬瑾荣说:“我们对变异的原因还不够了解,解决变异的办法自然也不清楚。但是,如果你们愿意相信我们的话,就跟着我们回去一起把一切都弄明白。”

听到姬瑾荣直接把这些话说出来,两个队员神色都有些僵滞。

而且他说“我们”?

这个陌生的少年,难道和他们特别行动队有关?

姬瑾荣没有太关心两个队员的疑惑,他温煦的目光落在几个伤员身上:“我向你们保证,只要有一丝可能性,我们就会尽最大的努力去寻找解决方法。”

几个伤员想到姬瑾荣刚才是冲在最前面保护他们的,而且在出事之前还好心地教给他们锻炼方法和按摩手法——

他们应该相信姬瑾荣。

几个伤员齐声说:“好,我跟他们回去。”只是说完他们又忍不住问,“你是和他们一起的吗?我们跟他们回去可以见到你吗?”

见不到半个熟人的话,他们心里还是非常不安。

姬瑾荣说:“可以,我一定会去看你们。”

几个伤员在姬瑾荣的指示下,抬起两具尸体走下火车,上了特别行动队开来急援的直升飞机。

飞机上的特别飞行员见状有些惊讶。

姬瑾荣对飞行员说:“辛苦了。”

对上姬瑾荣那张好看的脸,飞行员不由得晃了晃神。他连忙说:“不辛苦,他们都是注射过阻断剂的伤员吗?”

姬瑾荣点头。

他转头和几个伤员说了一会儿话,等他们情绪稳定下来才走下直升机。其他车厢的情况比较惨烈,连那个想着要学会按摩手法回去给他父亲按按的列车员都不幸罹难。

姬瑾荣站在原地,感觉四野吹来的风有些冷。

两个队员已经从其他人那里听到姬瑾荣所起的作用,齐齐朝姬瑾荣走了过来,还带上那个正巧觉醒了哨兵异能的大男孩。

见姬瑾荣神色有些伤感,两个队员明白了姬瑾荣的心情。他说:“这位小同志,您已经做得很好了,您所在的车厢伤亡率是最低的,全靠您组织得好——您已经尽您所能保护好他们。”

姬瑾荣自然不需要别人的安慰。他沉着脸说:“这场祸事不是意外,是人祸。”

两个队员心头一跳。

姬瑾荣说:“你们让人清查一下后面几节车厢里的货物。”

两个队员对视一眼,说:“我们要先向上面请示一下。”

“不用。”

一把带着冷意的嗓音插-入他们的对话之间。

姬瑾荣抬头看去,看见了那张熟悉的冷峻的脸。

不是邵峻英又是谁?

姬瑾荣还没来得及放松下来,整个人就被邵峻英抱进了怀里。

其他人都惊愕地看着他们。

邵峻英说:“叫人去清查后面的货物,把负责人控制起来。”

队员之一汇报:“负责人死了。”

邵峻英眉头一跳。

他一手将姬瑾荣搂在怀里,沉声吩咐:“去找出这几批货物背后的老板。”他相信姬瑾荣不会无缘无故说出那样的话,姬瑾荣的判断是很有可能的——毕竟这批“活死人”不会无缘无故围拢这列火车。

姬瑾荣经历了那么激烈的生死搏斗,确实有些乏力,所以也没有抗拒邵峻英的怀抱,直接依偎在邵峻英的怀里歇息。

邵峻英伸手揉按着姬瑾荣的手腕,替他消除打斗时用力过度的酸痛感。他向姬瑾荣道歉:“对不起,我来得太晚了。”

姬瑾荣说:“我没事。”他的目光微微发冷,“这种事谁都想不到的,你当然也不可能提前预知。”

邵峻英在众人惊疑不定的目光中将姬瑾荣横抱起来。他吩咐手下的人:“做好伤员的阻断注射和其他人员的疏散。”

其他人如梦初醒。

很明显,他们头儿抱着的那个少年是他的向导!

那个和姬瑾荣同一车厢的大男孩见此情景,不由有些吃惊。他悄悄问负责带领自己的队员:“那个人是阿瑾的爸爸吗?”在姬瑾荣教按摩手法的时候,他已经和姬瑾荣互通过姓名。

听到大男孩的问话,被问到的队员脸色僵了僵。

爸爸?

等等,阿瑾?

那个少年原来叫阿瑾!队员反过来追问大男孩关于姬瑾荣的事,把姬瑾荣在车厢里做的事完完整整地挖掘出来。

将整个过程听完,队员语重心长地说:“你在队长面前可千万别说他是你们阿瑾的‘爸爸’,否则你绝对会后悔的。”

大男孩不解:“为什么?”

队员说:“因为你们阿瑾是队长的向导。现在你还不知道向导是什么,以后你就知道了。随着哨兵的实力增强,向导的重要性会越来越高,因为高阶哨兵容易狂化,而向导的疏导能力可以让哨兵的精神力稳定下来!而对于哨兵而言这么重要的向导,当然只能是陪伴哨兵一生的伴侣,”他望着懵懵懂懂的大男孩,“通俗点来说,就等同于你以后要找的老婆。”

大男孩瞠目结舌:“可是阿瑾看起来才十几岁,你们队长好像已经快三十岁了啊!”

队员心中暗道:我们队长才不是看起来快三十岁,他绝对已经远远超过三十岁了好吗?

这种事说出来实在太禽兽了!

队员只能说:“年龄不是问题,只要喜欢就好。”虽然他们也不知道他们队长是什么时候找到那个小向导的。

大男孩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他想起刚才姬瑾荣和自己并肩战斗的一幕幕,心里遗憾得很。

可惜姬瑾荣已经有哨兵了,要不然的话他真想找姬瑾荣当自己的伴侣!

邵峻英抱着姬瑾荣上了直升飞机。

在登上飞机之前,他感受到那个新加入的小哨兵目光一直追随着他和姬瑾荣。

邵峻英有些不太高兴。他说:“刚才那个小哨兵是在你呆的车厢觉醒的?”

姬瑾荣说:“对,那小孩很勇敢。”

听到姬瑾荣的用词,邵峻英忍不住揉揉他的脑袋:“你好意思叫人家小孩?你自己才几岁?”

姬瑾荣笑了起来:“我是几岁不要紧,在我眼里他这个年纪的就是小孩子。”

邵峻英心里那份警惕放松了不少。明明自己的向导有危险,作为哨兵应该第一个感觉到才对。可他是个“黑暗哨兵”,和姬瑾荣的精神羁绊并不深,不能第一时间感应到姬瑾荣身处危险之中。他真害怕有那么一个哨兵和姬瑾荣共了患难,趁着他缺席的机会打动姬瑾荣的心。

邵峻英说:“明明我应该反省自己不能及时赶到,看到你身边出现别的哨兵时却还是忍不住患得患失,是不是太过分了?”

姬瑾荣说:“不,没有很过分。”他由着邵峻英紧紧抱着自己,“如果你遇到危险时我不在你身边,而你身边有个新向导和你患难与共,对你关怀备至,我也会担心你会被人抢走。”

邵峻英听着姬瑾荣的劝慰,心中有股暖意轻轻流淌。他替姬瑾荣拭擦掉额上的细汗,说道:“刚才是不是吓到你了?我们处理了这么多这些事,可还是第一次遇到‘活死人’围堵普通人的情况。如果没有及时处理好这件事,后果不堪设想。”

值得庆幸的是,这会儿消息闭塞,信息传播得很慢,要将消息封锁起来比较容易。就算这次被一整车人知晓了“活死人”的存在,他们好好地去做做思想工作,还是可以把事情压下去的。想到接下来的种种挑战,邵峻英的眉头不由锁了起来。

姬瑾荣说:“你们有没有考虑过将一切公布出去。”

邵峻英一愣。

姬瑾荣说:“虽然大部分人都没有对抗活死人的能力,但是还是有人能有奋起和活死人抗争的。如果每个人都意识到我们将面临着怎么样的困境,平时也会注意防备——至少不会再出现这次这种措手不及的情况。”他缓缓说,“人这种生物,最软弱,但也最坚强,当知道自己必须要面对怎么样的危机时,他们会爆发出最大的力量——求生是每个人最基本的本能。所以,如果有恰当的时机的话,我们可以考虑把一切都公开。”

邵峻英说:“这也许会引起群众的恐慌。”

姬瑾荣说:“比起恐慌,活死人的大规模爆发会更可怕吧?像今天这样,如果我们那个车厢的人没有鼓起勇气和那些活死人拼死一搏,恐怕我等不到你们来救援了——就算我是一个向导,就算我们车厢有一个刚刚觉醒的哨兵,面对那么一大批活死人也根本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如果其他人知道西欧那边正在发生什么,他们肯定不会毫无防备地把‘洋货’一车车地运往内陆。这一次,背后的人正是利用了公众的‘不知情’!”

喜欢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请大家收藏:(www.qqzkw.com)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全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最新章节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全文阅读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txt下载 - 春溪笛晓的全部小说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 全球小说

猜你喜欢: 小甜饼地府全球购[网王同人]博君一笑SCI谜案集(第二部)[穿书]黑化圣骑士鹿殿求收养鹿晗你是我的独家记忆SCI谜案集(第三部)快穿攻略:黑化男神,追到底我们这里禁止单身[星际][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终极一班续之雨后添晴道医[快穿]爱财如命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龙图案卷集[快穿]小白脸在星辰中浪[星际]无限求生异界领主生活我开动物园那些年一朝成为死太监修真界最后一条龙魔法少女奈叶之奏鸣曲SCI谜案集(第一部)[综]天生女配
完本推荐: 快穿:改造反派男神全文阅读君临诸天全文阅读盛唐血刃全文阅读宠物天王全文阅读村野小神农全文阅读云的抗日全文阅读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给力!全文阅读重生反派女boss全文阅读我要做门阀全文阅读限期试婚:早安,律师老公全文阅读快穿女主:禁欲男神撩不停!全文阅读染指邪王:腹黑狂妃太会撩全文阅读快穿之女配不按剧本来全文阅读爱妃好甜:邪帝,宠上天!全文阅读网游之诡影盗贼全文阅读女总裁的近身兵王全文阅读都市超级医仙全文阅读唐谋天下全文阅读最强弃少全文阅读系统供应商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拜见大魔王无垠替天行盗至尊特工重生之绝世废少席爷每天都想官宣北宋大丈夫生死狙杀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霸天武魂捡漏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重生之复仇女王家有悍妻怎么破承包大明我的师父是神仙洪荒之太清问道仙王的日常生活追梦剑仙我真是非洲酋长魔门败类请魅惑这个NPC太古龙尊临渊行韩四当官西游路上有妖魔天降我才必有用逆天邪神万界之最强哥斯拉盛宠之名门婚约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txt下载手机版 - 春溪笛晓的全部小说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 全球小说移动版 - 全球小说手机站